辽宁工人报刊社
 

向前向前,因为我是党员

田欢

辽宁省锦州市凌海市温滴楼镇合家村村民,锦州市古塔区捷远机械加工厂厂长。2017—2019年,连续3年被评为村、镇优秀共产党员;2020年获“锦州好人”荣誉称号。


拼命才能优秀

习近平总书记强调:“推动乡村全面振兴,关键靠人。”如今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返回家乡,在农村广袤的土地上挥洒青春,为乡村振兴注入强劲的发展动力。田欢便是这支返乡大军中的一员。

暮秋的夕阳,像娇羞的姑娘,羞怯地将余晖洒落在一个占地近千平方米的院落里。院落一侧的厂房内,40多台数控机床刚刚停息,一批崭新的零件就被整齐地码进箱子里。装配完毕,工人们谈笑着从厂房内三三两两并肩而出。一位身高一米八多的中年汉子,走到厂房门口的枣树下点燃一支烟。微暗的天色,香烟燃起的火星,把他本就黝黑的面色衬得更加深沉,这便是田欢。

1981年,田欢出生于辽宁省锦州市凌海市温滴楼镇合家村。村子地处偏远,民风淳朴。父亲排行老四。由于家里条件差,一家人就住在马棚里,整日在田间劳作,靠天吃饭。打田欢记事起,家里的主食就只有高粱米、玉米面,连一瓶酱油都买不起。也是从那时起,清晰的目标就在他的心里深深扎下了根——长大后努力赚钱,过上富裕的生活。

初中二年级时,田欢便辍学外出打工,夏天卖雪糕,冬天卖糖葫芦,还陪母亲收过废品。20世纪90年代末,合家村开始有了干豆腐作坊,他又干起卖干豆腐的营生。1997年,16岁的田欢骑着自行车,跑遍了锦州、盘锦、阜新等地的大街小巷、大小店面。到1998年,最多时,他一天可以批发近300斤干豆腐,净赚200余元,这在当时可不是小数目。解决了温饱问题,又有了一些积蓄,田欢意识到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,卖干豆腐不是长久之计,便萌生了学些手艺的想法。

1998年底,经人介绍,田欢来到锦州城郊的一家工程液压件厂做车工学徒。由于初中都没有毕业,厂里的老师傅对他不屑一顾。求了又求,一位资历较浅的师傅才好心答应收他为徒。田欢心里憋着一口气,暗暗告诉自己:“努力只能及格,拼命才能优秀。”从那时起,厂房里多了一个忙碌勤快的身影。每天,田欢第一个到车间。上工时,师傅干活儿他就在旁边留心观察,手上暗暗做着动作,记住要领;师傅下班了,他又是最后走的那一个。整整两年,他没休息过一天,手上磨出好几层老茧,硬是把常人3年才能学成的技艺掌握得炉火纯青。即便这样,由于没有学历,他每天还是只能赚到20元工钱,一个月不到600元。

2003年,田欢遇到了心仪的女孩儿,可他却连一套1200元婚纱照的要求都无法满足。那天,他与女友边走边聊了很久,心中的愧疚,让这个高大的东北汉子面露难色。“我不在乎你有没有钱,我看中的人一定错不了。”田欢紧紧把女友揽在怀里,感动得流下热泪。同时,他也做出了一个决定——去上海,去赚钱!

逆袭的打工仔

借钱办了婚礼之后,23岁的田欢买了去上海的火车票,准备投奔打工时认识的郭成东大哥。

郭成东是吉林造纸厂的下岗工人,为人正直善良,古道热肠,有着精湛的车工技术。在郭成东的引荐下,田欢顺利来到上海嘉定区马陆镇一家小型民营企业做车工。那段日子,他吃住在月租200元的板房里,早饭是5毛钱的一张饼,晚上一个人米饭,拌着酱油就大葱。他省吃俭用,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让他很满意。房东大姐被这个东北小伙儿吃苦耐劳、乐观积极的态度感动,3个月后主动为田欢提供了附近一家外企招工的消息。

经过笔试、面试等诸多程序,田欢突破重重考验,被上海奥美尼齿轮有限公司正式录用,成为一名机床车工,田欢感到前所未有地满足。这时,郭成东又出现了。“你年轻,脑袋灵,现在普通机床就要落伍了,数控机床才是发展趋势,你应该去学习,一是取得大专文凭,二是学习数控机床,将来肯定用得上。”贵人一句话,点醒梦中人。田欢报了上海市内的一个大专班,学习数控机床。那时,他白天努力工作,超额完成工作任务,下了班就骑着自行车往返3个多小时,去大专班学习。公司了解到他的情况,许诺大专毕业后如果田欢还愿意留在公司,就给他报销全部学费。意外的是,田欢婉言谢绝了,此时的他已经有了新的目标。

一年后,田欢顺利毕业,学会了设计程序代码,掌握了数控机床技术,也顺利跳到了更高的平台——中林给水公司。由于业务娴熟、沟通能力突出,田欢成了一名采购员。此后,田欢出差的足迹遍布浙江、河南、河北等多个省份,南方地区改革开放给普通百姓带来的民生红利,百姓接触商业后的经营理念,还有古朴乡村的现代化进程,一座座二层小楼,家家中小民企,一个个诚信踏实的足迹,彼此合作相互信任的家族文化……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田欢,他心中那簇奋发向上的火焰更加热烈。

2007年,26岁的田欢做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感到惊讶的决定——回到锦州一家工厂担任技术部主管,做业务、跑销售。因为工厂与北车集团有合作,他被派驻到山西运城永济市北车旗下的企业。很快,北车集团的领导和员工都知道了这个来自锦州、为人热情的小田,有大事小情,都愿意叫上他。北车集团正规严谨的办事流程,领导决策时不计个人得失、把集体利益放到首位的行事风格,让田大开眼界,也见识到大企业的格局和理念。

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,田欢正在公司与同事们讨论工作,忽然整栋楼晃动起来,附近有些楼甚至出现了墙砖脱落的情况。很快,汶川地震的消息迅速扩散全国。

公司门卫小丁,早已与田欢处成了好朋友。没过几天,小丁来向田欢辞行:“我请了一个月假,我要去汶川做志愿者。”小丁是一名共产党员,田欢很早就知道,但他没有想到小丁会在这个时候勇敢地冲向汶川。那段时间,田欢每天都关注着汶川的动态,无数次有去找小丁的冲动,但到最后还是没能鼓足勇气。

一个月后,小丁回来了。“没有什么困难是中国人战胜不了的,没有什么困难是共产党人战胜不了的……”小丁把手机里存的照片给田欢看,讲述着一段感人的故事。田欢看到废墟之上是一面面鲜红的党旗,党旗之下是一个个逆行的志愿者,他们身上沾满灰尘,脸上是泪水与汗水,甚至是血水……一幅幅由多种元素描画出的人物速写烙印在田欢心里,他萌生出强烈的想要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念头。经过多方打听,田欢了解到只有回到户籍地才更有机会入党(这一观点现在看来很片面),正好与他想回归故土、建设家乡的想法不谋而合。

一名党员的家国情怀

田欢义无反顾地回到合家村,向村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此后,他积极参与村里的各项活动,谁家有个大事小情,他也主动帮忙,出钱又出力,村中的老少爷们儿无不对他称赞有加。这期间,他看到家乡美丽,但并不富饶;看到老乡亲切,但并不富足;看到民宅古朴,但并不舒适。对比着南方乡村的发展,创业带动家乡振兴的念头像雨后春笋般疯长起来。

2010年,29岁的田欢正式成为一名共产党员,他辞职回到合家村,开始筹划建厂。次年3月,他拿出所有积蓄买了两台二手数控机床,租了一间厂房,开始加工一些小零件。可还没等到赚钱,2012年的一场洪水,让他几乎倾家荡产。田欢没有被打倒,他始终坚信只要方向正确,勇敢地走下去,就会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。

大水退去,田欢修好设备电机,带着仅有的一个师傅和一个学徒,再度起程。他们沿着锦州市主街区走家串户地找活儿,连10元、20元的单子都很满足。就这样,到2015年,田欢重新建立起来的小厂已经拥有10名工人、20多台数控机床,帮助合家村很多小伙子掌握了车工的技艺。

2016年,由于行业发展迅速,设备更新、人员薪资等投入加大,田欢的厂子遇到了资金短缺的发展瓶颈。他东拼西凑,还差两万元。实在没办法,他走进并没有亲缘关系的舅妈、村妇联主任王素丽的家。“舅妈,我厂子需要资金周转,您能不能借我点儿钱?”“多少?”“两万,等我周转开,立刻就还。”王素丽二话没说,转身进屋,不一会儿就拿出个鼓鼓的信封,说:“这是你舅上个月卖玉米挣的3万元钱,你都拿去,不着急还。”

村民听说了田欢借钱的事,都问王素丽:“你咋那么大方,图啥呀,又不是真亲戚。”“图啥?年轻人创业遇到困难了,作为党员,我必须支持!乡村振兴可不是口号,共产党员得带头!”王素丽的话传到了田欢的耳朵里,他又想起了小丁,想起了烙印在心里的鲜红党旗,更加感受到了肩上的责任和使命。同村17岁的男孩儿患尿毒症,他6年如一日地资助;无私传授、培养数位年轻人学成手艺,外出创业,还建立了联营合作模式……

余晖落幕,黑暗即将笼罩厂区,田欢手中的那支烟仍泛着点点火光。这时,手机铃声忽然响起,铃声在夜幕中不断回响:“向着风拥抱彩虹,勇敢地向前走,黎明的那道光,会穿过黑暗,打破一切恐惧,我能找到答案……”是一笔新的订单。撂下手机,田欢若有所思地笑了。      

分享到: